2015年4月2日 星期四

淫賤姊妹花 自稱解放軍 [壹週刊 - 1308] BKD_S,M1,


細妹阿麗:我是一個兵,來自老百姓!(設計對白) 爆壹爆 淫賤姊妹花 自稱解放軍 最近,網上熱論女解放軍殺到,原來指深水埗兩名鳳姐,說她們不單是親生姊妹和同室賣淫,最驚人的是,兩人未來香港前,都是在軍區服役,做過解放軍。 爆哥八卦走去兩人位於桂林街的鳳樓八吓,發現兩人樣貌和身形十分相似,家姐叫 Carman,妹妹叫阿麗,並向爆哥承認是親生姊妹,來自遼寧省瀋陽市。阿麗表示,她們的老家在瀋陽八一軍區,並說住在那裡的人,都是軍人世家,她也不例外。她又說,她的父親在瀋陽軍區衞校從事化學研究工作,母親則在衞校內教軍人語文,她和大家姐 Carman在軍校就讀骨傷科,另一名姊姊則修讀通訊課程。完成三年課程後,阿麗成為正式軍人,在軍隊內實習了三年。她說:「有學過(射擊),一定學,每一個訓練項目都有,如拿槍姿勢、爬着行等,都要的……如果不接受訓練,真正打仗的時候,你作為軍人,隨時要準備上戰場,如果你聽到炮聲便驚,便怕,怎上戰場呢?」至於家姐 Carman,雖然完成了三年的骨傷科課程,進入軍隊,但她笑說自己是逃兵,「我很短(時間),我是逃兵來的,我很早便出來到了深圳,之後(嫁)來了香港。」為什麼會由軍人至淪落風塵?阿麗說,大約十年前姐姐 Carman離開軍隊來到深圳,並和一名香港男子結婚,誕下一名兒子。但沒多久便離婚,阿麗看到 Carman一個女人帶着一名小孩,又要上班又要打理家務,她決定離開軍隊到深圳,幫家姐照顧兒子。其後 Carman來港生活,阿麗便花了十多萬假結婚,終獲得單程證來港定居。由於學歷不高,又要還債,所以便和姐姐一同賣淫,並在成人網頁上標榜自己曾經從軍……希望能吸引客人幻想,姊妹花能把從軍所學的擒拿手或野戰術,應用在床上。 家姐 Carman:退役後為人民服務!(設計對白) 為了在鳳姐中突圍,兩姊妹於是標榜自己軍人出身。 中國龜公玩轉日本政壇 日本新宿嘅歌舞伎町,係嫖客一生必去的朝聖之地。喺呢個傳統東瀛尋歡之地,竟然有一個叫李小牧嘅中國人,在內打滾了廿七年,靠在新宿街頭做龜公(賣淫扯皮條)發跡,專門介紹嫖客去色情場所玩樂。後來好多中國留學生或者過期居留者,都跟佢走上扯皮條之路,最盛時期,成個新宿扯皮條都係小牧旗下。發財之後,佢响日本開餐廳,出自傳《歌舞伎町案內人》,近年甚至頻頻上大陸電視節目,仲分析埋中日關係,認真係食盡中日兩家茶禮。今年五十四歲嘅佢,一生傳奇,最新搞作竟然係出戰下月廿六日嘅東京新宿區區議員選舉。爆哥同李小牧,多年來都分屬老友,去親日本都會搵佢食飯飲酒,今次佢參選,梗係即刻打俾佢八吓啦。李小牧劈頭第一句就話︰「參選區議員,是做給十三億中國人看的。因為中國沒有選舉權,沒有被選舉權,我變成日本人以後,可以參選,當然是很光榮的事。」李小牧話啱啱先入籍日本,就俾日本第一大反對黨民主黨睇中,招攬成為第一個參選區議員嘅大陸人。話就話日本人接納佢參選議會,但宣傳單張介紹,仲係用支那人字眼,都幾歧視。對於勝算,佢坦言話只有「一半一半」,而家由朝到晚都孭住個大聲公,喺新宿街頭叫人支持佢。爆哥聽聞而家新宿變成專劏中國遊客區,連街上都有普通話廣播,大意係小心美人陷阱,飲醉酒搶財物等。問小牧點解搞成咁,佢話係有中國人和日本人夾埋做世界喎。爆哥望住佢而家一副正經八百嘅樣,不禁回想起十幾年前,喺同一個地方,李小牧邊站在新宿街頭抽煙、邊拉嫖客嘅樣,真係十年人事幾番新,幕幕新奇鑊鑊甘。 下一站做首相,阿里㗎多!(設計對白) 十年前,李小牧每晚都在新宿街頭拉客,介紹中國人去日本色情場所玩樂。 國內八十後仇外當遊戲 爆哥都有唔少國內朋友,但唔同年齡層睇法有好大分別。近排香港反水貨運動嚇唔到水貨佬,反而嚇怕唔少喜歡來港玩嘅大陸人,近日有朋友來香港,就話國內親友不斷微信問候:「有冇俾人打?」「有冇俾人踢?」講到香港成個罪惡之城咁。而且個朋友話,大陸七十後經歷多,正所謂上山下鄉咩未見過,所以對住香港仇華情緒都唔係好介意,反而八、九十後就好激動,見到網上踢大陸人影片就熱血沸騰,掀起好大仇港情緒,雖然佢哋好多未來過香港。講起仇外,大陸年輕一輩仲特別仇日,可能睇得國內抗日戰爭片多。有朋友仲講,大陸呢排流行一種遊戲,就係玩射箭,十蚊人仔射十五支箭,最特別係箭靶貼上日本首相安倍個樣,備受大陸人歡迎,射到安倍成頭都係窿就最正,而家好多旅遊景點都有呢個遊戲。睇睇吓,認真無聊,咁樣同灣仔鵝頸橋底打小人有咩分別呢,成熟啲啦,中國人。 可不可以換波多野結衣張相?(設計對白) 咪亂射呀𡃁仔!(設計對白) 爆哥乜料 金融界撈家,穿梭黑白政商界,朋友遍布旺角至中環,每星期都八到唔同料,同《壹》仔讀者過吓癮!
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, Blogger...